火电企业成本压力明显 短期内上调电价难度大

来源:中国证劵报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0-04-11    

 据媒体报道,五大发电集团日前联名上书要求上涨电价。煤价持续上涨使火电企业的经营压力卷土重来,然而,无论从资源品价格改革的系统性还是从管理通胀预期的必要性来看,短期内再次启动煤电联动、上调电价都面临较大的难度。

  对于火电企业来说,今年面临的成本压力显而易见。一方面是西南旱情导致水电出力骤减,火电填补出力带来煤炭需求提升,煤价也水涨船高。另一方面,近期国内矿难多发,国务院决定从4月5日至5月底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全国安全生产大检查,导致不少省份的小煤矿都处于停产状态,这直接导致局部地区煤炭紧缺、煤电矛盾激化。

  有专家预期,火电企业今年全年再度陷入全行业亏损的可能性很大。如此看来,火电企业呼吁上调电价的理由似乎也比较充分。河南省一家电厂表示,从今年第一季度的业绩来看,公司已经处于全面亏损的状态,如果煤价继续上行亏损还将加重。

  有观点认为,如果要上调电价,在“迎峰度夏”之前启动煤电联动是比较有可行性的,毕竟目前的CPI尚不太高,一旦到五六月份之后,随着煤炭供应日趋紧张,再尝试启动煤电联动的可能性就更小。然而,综合考虑多重因素,短期内再度启动煤电联动仍有不小的阻力。

  原因一是发改委上一次调整电价距今尚不足一年。2009年11月20日,我国电力上网电价进行了一轮有升有降的结构性调整,并理顺了销售电价。如果通过启动煤电联动仅上调上网电价,对刚刚卸去电价负担的电网企业来说,将再度为发电企业分担成本压力;如果一次性理顺、上调销售电价,那么对下游用电企业的冲击可以想象。

  业内人士预期如果此次电企联名上书奏效,电价可能上涨1分至1.5分。在国际国内经济初步企稳、尚存有二次探底担忧的形势下,即使是不太高的电价上调幅度,也可能给工业的复苏带来不确定性。

  原因之二是目前国家强调管理通胀预期,对通胀可能来临抱有较高的警惕。今年我国CPI的调控线确定在3%,而2月份的CPI已经达到2.7%,上调电价因此面临可行性考验。目前水价已经上调,如果电价步其后尘,关系国计民生必需品的价格上调很可能触发实质性的通货膨胀。

  原因之三是我国有望于年内启动资源税的征收。一方面,市场预期征收资源税将推动煤价又一轮上涨,涨幅尚难以预期,此时启动煤电联动很难解决后续问题。另一方面,专家预期我国针对资源品价格改革将有一揽子举措,从政策的协调性和系统性上考虑,单独针对电力行业启动煤电联动的可能性不太大,毕竟煤电联动不能根治“市场煤计划电”的体制性扭曲。

  最初作为解决煤电矛盾权宜之计的煤电联动机制,近年来几乎成了缓解煤电矛盾的唯一举措,也是无奈的举措。与此同时,酝酿已久的电价体制改革依旧在缓慢推进中,暂时尚无实质性突破。与其寄望于一次次迫于煤价上涨呼吁电价上调,不如呼吁借资源品价格改革之机推动电价改革破冰,从根本上理顺煤电价格传导机制。

责任编辑:admin
首页 | 资讯 | 热点 | 关注 | 文化 | 财经 | 科技 | 休闲 | 图片 | 视频

Copyright © 2006-2018 聚焦中国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49942号-3  帮助中心

电脑版 | 移动版